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亚洲日韩视频在线看观看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番外)(秦宝宝篇)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

 夜裏十一点,秦泽打开窗户,寒风呼啸而入,扑面如刀割。小区陷入寂静
黑夜中,路灯的光芒中,树枝在寒风中晃动。

  这裏离CBD 区有一段距离,也不是商住两用小区,晚上没有车辆驶过的噪音,
他以前和姐姐住的那套小房子,就紧邻着CBD 区,即便有隔音玻璃,晚上也能隐
约的听见车轮摩擦路面的声音。对于失眠的人来说,绝对是噩梦。

  这个点,爸妈早就睡了,姐姐或许也睡了?他发了条短信:姐,睡着了麽。

  姐姐秒回:睡着了。

  秦泽会心一笑,收起手机,蹑手蹑脚到门边,悄悄拧开门把手,屋外一片黑
暗,静悄悄的。姐姐的房间就在对面,他反身关门,尽量不闹出一丝一毫的动静。

  握住姐姐房间的门门把手,轻轻一拧,门开了。

  姐姐床上有手机的亮光,但他进来后,手机立刻藏进被子裏,秦宝宝假装自
己睡着了。秦泽没开灯,摸着黑爬上姐姐的床,被褥下一具活色生香的胴体,女
子幽香阵阵扑鼻。伸手揽住姐姐的小蛮腰,胸口被她推了一下,姐姐小声道:
「干嘛啊,这又不是在家裏,你半夜就敢偷跑过来?万一被爸妈听见怎麽办。

  秦泽在黑暗中凝视姐姐的俏脸,嘿嘿嘿:「不是没睡麽,骗人。

  秦宝宝「哼」一声,抛给他一个妩媚的小白眼:「就怕你摸进来,有你这样
半夜爬姐姐床的麽。」

  秦泽愁眉苦脸道:「硬是睡不着。」

  秦宝宝蹙眉:「怎麽就硬是睡不着。」

  秦泽握住姐姐的纤手,按在自己胯部,「这裏硬是睡不着,它不睡,我就没
法睡。」秦宝宝俏脸腾起两片红霞。

  姐姐白天是爽了,但秦泽一直没出来,后来妈妈回来了,她可不像老爷子那
样,要麽狗在书房,要麽狗在客厅,妈妈频繁在房子裏走动,姐弟俩没法开车,
不得不收鸟回裆。

  「那也不能在房间裏,太危险。」秦宝宝小手推搡在弟弟胸口,双腿夹紧。

  「就是想亲姐姐,亲完我就回去。」秦泽柔声道。

  低头,含住姐姐两片温热湿润的红唇,她晚上有刷牙的习惯,带着一股淡淡
的清香。

  如今秦宝宝的吻技已然炉火纯青,小香舌激烈的回应秦泽的挑逗。

  舌吻的同时,秦泽双手在姐姐丰腴的身段游走,左手流连在手掌无法掌控的
36D ,揉、捏、抓、掐,最后撚住蓓蕾,轻轻摘葡萄。秦宝宝娇躯紧绷,呼吸愈
发粗重,娇喘着,手指狠狠抓在秦泽手臂。

  他的另一只手拖在圆滚丰满的臀部,隔着薄薄的丝绸睡裙,享受姐姐没有陷
手瑕疵的臀瓣。姐姐出了大胸,最迷人的就是臀部,不但手感极好,后入是更是
赏心悦目,两片桃瓣,圆滚雪白,撅着面对着你现如今秦泽已是老司机,调情手
段高超,不多时,姐姐眼波迷离,瞳孔涣散,显然已经情动。

  于是秦泽拉下自己裤腰,玉龙出草怒擡头,口器狰狞欲入穴。

  他膝盖顶入姐姐腿缝,用力分开,抽出臀部上的手,握住鹹鱼二号,抵在姐
姐两腿之间。

  「我就蹭蹭,不进去。」秦泽说。

  王子衿要是听到这句话,一大耳刮子就飞过来了,但秦宝宝没被弟弟套入过,
信以爲真。

  有首歌是这麽唱的:「蹭一蹭,就当做从没有进去过。骗人的,想反悔都已
经来不及。算了吧,我反正进去过好几次。我忽略自己,就因爲想上你」

  秦泽从睡裙下捏住姐姐的蓝色蕾丝内裤,一点点的褪下来,蕾丝内裤滑过浑
圆的大腿,滑过修长的小腿,滑过脚裸,最后被他抛在床下。

  「骗人!」秦宝宝软绵绵的眼神瞪了眼弟弟,随后双手按住裙摆,咬着唇:
「阿泽,别,爸妈会听到的。」

  家裏的房子什麽隔音她知道,老爷子在房间用力咳嗽两声,这边都能隐约听
见,同理,这边的摇床声,爸妈绝对会被惊醒。爸妈都是过来人,一听声音,门
儿清!

  她和弟弟有十张嘴都说不清,没準腿还会被敲断。

  「我没说在床上。」秦泽嗓音嘶哑,眼神裏像是有两团熊熊旺盛的烈火。

  他把姐姐从床上抱起来,走到门边,让她扶着墙壁站稳,翘起圆滚滚的臀部,
就如他们白天在房间裏做的姿势。只不过相比白天的百褶小短裙,睡裙更长,也
更麻烦。

  秦泽掀起姐姐的丝绸睡裙,黑暗中,他看见一双小巧玲珑的玉足,然后是紧
緻的小腿肚,以及浑圆的大腿,随着他掀裙子的动作,姐姐充满女性魅力的身体
渐渐展露在眼中。

  睡裙撸到腰间,姐姐白花花的大屁股彻底暴露在他眼中,从臀部到大腿的线
条优美而流畅,微光从窗外透进来,反而让它有着一种半遮半掩的诱惑力。

  秦泽双手捧住臀瓣,毫不客气的用力揉捏。「疼」秦宝宝娇声道。

  秦泽握住鹹鱼二号,抵在姐姐早已春洪泛滥的玉门关,故意不进去,上上下
下研磨、挑逗,等她不耐烦的扭着纤腰摇了摇屁股,秦泽才说道:「我进来了。」

  双手抓着两瓣丰满白皙的臀肉用力向两边掰开,一挺腰,用力刺了进去。

  「噗」

  「啊」空气被挤压出身体的声音,以及姐姐惊呼的声音,她连忙捂住小嘴,
另一只手绕到身后拍打了秦泽一下,再责怪他的莽撞。他们两已经做过很多次,
姐姐的身体早已习惯的接纳他的尺寸。

  秦泽深深的镶嵌在姐姐身体裏,感受着下身的紧緻和温热,以及她轻微的蠕
动,两人的身体紧密的结合着。

  静止片刻后,秦泽感觉到姐姐扭了扭腰,那麽是在示意他动起来。

  秦泽心说,让你见识见识泰迪肾的强大和鬼畜。

  他把肉棒缓缓拔出来,到头时,又缓缓挺入,到胯部和姐姐的臀部紧紧贴合
后,再慢慢拔出,继而缓缓挺动。

  动作并不激烈,但每一次挺入姐姐身体深处,都非常有力,带给她的刺激感
极强,红唇间不受控制的飘出腻人的呻吟。

  房间裏很安静,除了姐姐偶尔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呻吟,但也在第一时间忍住,
变成粗重的喘息。

  保持这样的节奏,大概过了十分锺,秦泽慢慢加快速度。「啪啪啪」

  秦泽以极快的速度抽送,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姐姐雪白的臀肉间进进出
出。

  睡裙挡在了两人胯部和臀部之间,让他们的撞击声变得沈闷,声音完美的限
制在房间裏,不会惊动隔壁的父母。

  秦宝宝撅着臀,迎合着弟弟的撞击,喘息声在一次次撞击中断断续续。越来
越快的抽送速度给了她巨大的欢愉,可她不敢发出任何呻吟,好几次差点忍不住
叫出来,被她压制成闷哼声。

  秦泽下身保持着撞击,双手从裙摆深入,托住姐姐的36D ,肆意的揉捏。

  渐渐的,秦宝宝体力不支,双腿发软,开始站不稳了。

  秦泽只能恋恋不舍的从姐姐胸脯上收回,两只手箍住姐姐的腰,疯狂的抽动。

  「啪啪啪小腹撞击翘臀的闷声,在安静的房间裏响起。如果没有睡裙作爲缓
沖,绝对会惊醒隔壁的父母。

  秦泽微微低头,黑暗中,他能看到姐姐睡裙下半个臀部,随着他的抽动,肉
浪翻滚。他们交合的地方已经泥泞不堪,发出「滋滋」的水声。

  「抱,抱我一下秦宝宝颤声道。」

  即便有弟弟箍着腰,她也站不住了,他每一次有力的侵入,都会给她带来海
潮般的爽感,浑身发软。

  秦泽放缓抽送力度,右手揽住姐姐的小腹,几乎将她整个身体都拖起来,调
整好角度后,再次疯狂撞击起来。

  「啪啪啪」的闷响再次传来。

  秦宝宝一手撑着墙壁,另一只手咬在嘴裏,闷哼声在弟弟的沖刺中支离破碎。

  「咔擦很细微的,耳边传来了门把手拧动的声音。爸妈房间有人出来了。

  秦泽心裏大凛,但下身依然惯性的撞击着姐姐的屁股。

  正好此时,他感觉到姐姐体内开始疯狂收缩,一圈圈的箍着他鹹鱼二号的脑
袋。姐姐高潮了秦宝宝的尖叫声没来得及出口,被一只大手紧紧捂住,摁回了肚
子裏。

  后入式是最容易发出「啪啪」的肉体碰撞声的,秦泽不敢动了,竖着耳朵聆
听门外的动静。

  爸妈房间的门开了,门外的廊道裏传来轻盈的脚步声,秦泽听出那是妈妈的
脚步声,她应该是起夜上厕所,没有察觉到仅在一门之隔的房间裏,自己的儿女
在疯狂交媾。脚步声经过房间,进入厕所。

  巨大的刺激和紧张感中,秦宝宝一洩如注,娇躯簌簌颤抖着。

  几分锺后,脚步声从洗手间出来,然后是开门的声音,母亲回房了。

  秦泽松口气,看来他的开车方式确实很安全,爸妈的房间裏听不到这裏一丝
一毫的动静。

  秦宝宝娇喘吁吁,嗓音变得柔媚,「好了麽?」

  「好什麽好,我还没射。」秦泽说:「本来快来了,妈一出来,我又冷静了。」

  秦宝宝带着哭腔说:「我不要跟你做了。」「你不跟我做跟谁做。」秦泽怒
道。

  「那你还没出来,哪有你这麽久的。」秦宝宝扭着小腰想挣脱他的束缚:
「刚才吓死我了。

  「我最多再一刻锺就够了。」

  「还要这麽久?」「秦宝宝花容失色:」你滚你滚。

  「呸,你自己爽了,就想提裤子不认人?秦宝宝你这个渣女。」秦泽低声骂
道:「我白天就没出来,晚上你还要我憋回去麽。这次天王老子来了也阻止不了
我中出。

  「那怎麽办?」要不你试一下夹道欢迎?「秦泽说:」用力夹紧,这样我出
来快一些等下,我们到阳台去。

  姐姐的房间有一个采光很好的小阳台,属于房间格局中的小主卧,而秦泽的
房间什麽都没有,是小客房。

  阳台窗帘拉着,这边离爸妈的房间比较远,就算声音稍稍大一点,他们也听
不见。

  姐姐体力不支,又无心再啪啪啪,秦泽要速战速决,就必须牺牲一点安全,
所以把战场转移到阳台更保险。

  「波」一声,他把伙计从姐姐体内抽出来,突如其来的空虚感人让秦宝宝发
出呻吟。

  秦泽半托半抱着姐姐来到阳台,窗外的微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再次掀起秦宝
宝睡裙时,她宛如满月的白皙臀部更加清晰的映入眼中。

  秦泽捧住姐姐的屁股,找準位置,看着它一点点没入姐姐臀瓣之间,直到尽
头,他的小腹和姐姐臀部紧紧贴合,感受着她臀部的柔软和细腻。

  在她试着夹紧腿之后,原本就紧緻的内部,吸力更强。秦泽试着抽动一下,
竟然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很满意。

  他开啓了打桩机模式,以极快的频率抽插。「啪啪」「滋滋滋」

  哪怕有睡裙做缓沖,杜绝了清脆的肉体碰撞声,但这一回造成的动静,远比
刚才要大。

  光速平A.一秒五发!

  秦宝宝从没有体验过这种速度,她晕车了,双腿在地面频频打滑,睡裙内胸
脯剧烈晃动。

  秦泽拖着姐姐绵软的身体,伏在她背部,下半身疯狂撞击。

  大概十分锺后,姐弟俩一起到了高潮。

  这次秦宝宝有準备,死死咬住自己的手背,鼻腔裏发出一阵阵似哭似叫的呻
吟。

  秦泽在姐姐体内喷射,一股股液体输送到姐姐身体裏,这个过程维持了十几
秒。

  临近过年,晚上室外温度已经零下,哪怕房间裏有空调,其实还是蛮冷的。

  但他们全身大汗淋漓,丝绸睡裙紧贴着姐姐的背脊。

  秦泽休息了片刻,抱着几乎昏厥过去的姐姐回到床上。

  秦宝宝只是一个劲儿的喘息,像条鹹鱼似的。

  不多久,体力好的秦宝宝恢複过来,第反应是爬到床头抽纸巾,一张接一张,
她感觉到自己身体裏流出一股股髒东西。

  「怎麽那麽多,擦都擦不干净。」秦宝宝蹙眉,埋怨起来。

  秦泽赤条条躺在床上,嘿道:「量大管饱呗。

  秦宝宝气的打他一下,忧心忡忡:「怀孕了怎麽办。」

  「又来,」秦泽翻着白眼:「哪有这麽容易怀孕啊,苏舒服死了,放心,不
会怀孕的,你要怀孕了,我负责把孩子吃掉。」

  「那样最好。」秦宝宝伸脚丫子在弟弟两腿间轻轻一踹:「呸,坏东西,欺
负死我了。」她把纸巾丢在垃圾桶裏,「我去洗个澡。」「诶,等等,」秦泽把
纸巾捡回来,塞姐姐手裏:「你拿到洗手间,沖马桶裏。窗户我帮你开一下,透
透气。

  秦宝宝嫌弃的看了看手裏的纸巾:「哦。」

  她从衣柜裏找出干净的睡裙,还有一条黑色蕾丝内裤,扭着小蛮腰,踩着棉
拖,啪嗒啪嗒离开房间。

  昨晚与姐姐长达半小时的戮战,贴身肉搏,动静虽然不大,但甚爲激烈。秦
泽提着长枪蛮横的沖入嘤嘤怪阵营,光速QA,一秒五刀,充分展现出他骁勇不可
抵挡的无敌风采,最后嘤嘤怪授精而逃第二天早上六点,他起床晨跑,映着寒风
奔跑在人迹罕至的小区和车辆稀疏的街道,身边没有了一直陪着他跑过近两年时
光的王子衿,秦泽至今还没适应一个人晨跑。

  在附近公园打了半小时小学生广播体操第二套,他在家附近转了一圈,发现
很多早餐店都关门歇业了。漫无目的跑了十分锺,终于找到一家早餐店。

  这儿离家已经有点远了,店裏生意冷清,就几个阿姨在操持着。

  秦泽进了店,要了一笼小笼包,两根油条,想了想,道:「有豆腐吧?」

  「有的。」阿姨说。

  「给我来一碗」秦泽想起王子衿,想起她锺爱的甜豆腐脑,改口道:「一碗
甜豆腐脑。

  记不得哪本文青书裏说过,爱一个人,就要吃她喜欢的东西,爱她爱的人,
受她受过的伤。

  秦泽觉得自己至少可以做到前两条,王子衿喜欢吃甜豆腐脑,他今天就吃一
吃。王子衿爱的人,秦泽当然也爱自己。

  最后一条就有点难了,受她受过的破瓜之痛,秦泽委实没办法体验。

  这麽想着,阿姨把小笼包和油条、豆腐脑端上来。

  豆腐脑白花花的,腾着热气,表面盖着一勺白糖的量,新鲜出炉的豆腐脑,
它自有的气味中夹杂着白糖的甜腻香味,涌入秦泽的鼻腔。

  秦泽深吸一口,做出陶醉状,昨晚和姐姐激烈运动,早上又坚持晨练一个小
时,早已饑肠辘辘。

  他迫不及待的挖了一勺豆腐脑,白糖将化爲化,塞入嘴中,豆腐脑的嫩滑口
感和白糖的甜味在味蕾中炸开,他享受的闭,上眼睛,微微点头:「嗯,甜党果
然是异端,确认一生黑。」

  秦泽把吃了一口的豆腐脑推到桌边,再也不碰,转而狼吞虎咽的吃起小笼包
和油条,顺便让阿姨再上一碗鹹豆腐脑。

  剁椒、虾皮、葱花、酱油、醋、榨菜以及嫩滑的豆腐脑,这才是正确的豆腐
脑打开的方式。

  秦妈早上八点做好早餐,小米粥配几碟家常菜。先去儿子房间喊人,发现秦
泽早已经起来了,房间没人。再去女儿房间,没敲门,径直拧开门把手进去。

  空调温度不高,女儿蜷缩在被子裏,脸也藏在被子裏,就露出半个脑瓜。

  「宝宝,起床洗漱,吃早餐。」秦妈喊了几声,她也不见起来,被妈妈推了
几下,反而把脑袋往被窝裏缩了缩,闷闷的抱怨声:「哎呀,妈你别吵我,早饭
不吃了啦。」

  「早饭不吃对胃不好。」秦妈蹙眉道:「你昨晚不老早就睡了麽。

  昨晚秦宝宝回忆一下,心说,还不是因爲昨晚被你宝贝儿子折腾惨了。

  老娘的腰子,虚弱的很呐。

  秦宝宝长长呼出一口气,慵懒的语调:「阿泽呢,妈你先去叫他吧,他肯定
也在睡懒觉。

  别看老弟昨晚勇猛精悍,那出货也多,这会儿肯定在补觉。

  秦妈没好气道:「你当他是你啊,阿泽起的比我早,估摸着跑步去了。」

  秦宝宝气道:「起来就起来了,反正我还要睡,你别吵我啦。」

  秦妈无奈,正要离开,突然瞥见床头柜边丢着一条蓝色蕾丝内裤,顿时皱了
皱眉:「跟你说几次了,换洗的内衣放到浴室篮子裏,别到处乱扔,这麽大的人
了。」

  说着,俯身去捡。

  内裤迷糊中的秦宝宝猛的一个激灵,睡衣顿消,用力做起,尖叫道:「妈,
放着我来。」

  她说话的时候,秦妈已经捡在手中,嗔道:「总算还知羞,下次别乱扔了。」

  秦宝宝先是紧张的看了妈妈手裏的内裤几眼,跟着反应过来了,昨晚老弟扒
掉她内衣时,他们还没有大战三百回合。

  不能被妈妈看到的是白天他们在卧室裏做完留下的那条,而那条湿漉漉见光
死的内裤已经被秦泽偷偷摸摸洗干净了。

  「知道啦,下次不乱扔。」秦宝宝被子一蒙,床上一倒,继续睡。

  秦泽回家后,秦妈和老爷子正吃着早餐,秦妈招呼他一起吃。

  「妈,吃过了。」秦泽换上棉拖,脱了外套挂在衣架,笑道:「我姐呢?」

  「懒床。」秦妈嗔道:「我是叫不起来,你去。

  秦泽想了想,昨晚洗完澡回房间,好没到一点,现在九点了,睡眠时间很够。

  便点点头,向房间走去。

  进了姐姐的闺房,秦泽特意没关紧门,虚掩着,她果然还在睡,孩子一样蜷
曲的睡姿,蓬松淩乱的秀发挡住白皙俏脸。

  秦泽也掀被子钻了进去,手伸进姐姐睡裙裏。

  冰冷的手刺激着细腻的肌肤,秦宝宝猛的惊醒,睁开惺忪睡眼,看到身边的
弟弟,先是松口气,继而嗔怒:「干什麽呀,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睡觉是吧。」

  「睡久了长肉,晚上还容易失眠。」秦泽捏了捏姐姐的软绵绵的脸蛋,疑惑
道:「你最近特别嗜睡。

  自打姐姐变老婆后,他就特别喜欢逗弄姐姐,捏捏脸,捏捏屁股。

  「不管,我就要睡,」秦宝宝把脑袋埋弟弟怀裏,像个小女人那样撒娇:
「都是你害得!」她突然推开弟弟,怒道:「没脱衣服你就上我床?滚下去,滚
下去。」

  秦泽嘿嘿道:「这不好吧,刚睡醒又想要了?那你起来,我们站墙边去。」

  秦宝宝鼓腮瞪眼:「穿着衣服别上我的床,髒死了,快下去。

  两只小手使劲推搡秦泽。

  秦泽抓住她两只手,「起来吃饭,早起午睡,这才是养生之道。」

  秦宝宝蹙眉:「别烦,再睡半小时」

  唔嘴已经被秦泽含住,他把姐姐压在床上索吻。

  秦宝宝用力挣开,嗔道:「我还没刷牙。」

  「没事。」

  秦泽再次低头咬住姐姐的唇瓣。

  「嗯」

  秦宝宝闭着眼,睫毛颤抖,发出细碎的呻吟。

  秦泽手又伸入姐姐的睡裙,秦宝宝惊了一下,夹紧腿,按住他的手,然后脑
袋后仰结束了亲吻,瞪眼儿,小声道:「作死呀,爸妈在客厅。」

  「没,我听着你,他们没过来。」秦泽说:「我也没要那个,就是早上吃的
太清淡,现在想吃点豆腐乳。」

  「豆腐乳?」秦宝宝茫然。

  很快秦泽就告诉她什麽是豆腐乳,他掀起姐姐睡裙,一直撸到胸口,两只软
白软白的兔子就暴露在空气中。

  秦泽二话不说,低头含住。

  「嗯」

  秦宝宝鼻腔裏发出羞耻的呻吟,眼波迷离,双手下意识抱住弟弟的头。

  吃豆腐乳四字真诀:吸、舔、吮、咬!

  姐姐的娇躯渐渐火热起来,双腿不自觉的夹紧,摩擦。

  秦泽擡起头,眼神炽热:「姐,用手帮我。

  ' 秦宝宝媚眼如丝,扭捏道:「不会。」

  「我教你。」

  「我才不要。」

  「啧,学会自上而下的撸法,是妻子的自我修养。」秦泽低声道:「别不好
意思,你觉得不好意思,是因爲你还把我当弟弟看你还是把我当弟弟看吧,好刺
激的样子。」

  「刺激」秦宝宝微怒道:「你回了家就特别要,是不是在爸妈眼皮子底下做
那事,特别刺激?」

  秦泽:「瞎说,我是那样的人?如果在咱们家裏,你已经下不了床了,我已
经很克制了。

  秦宝宝纠结片刻:「那你教我。」

  秦泽握住姐姐的手,授人以柄。

  「慢一点,就是这样一上一下,」秦泽嘶一声:「都说了慢点,你想把它撸
脱皮啊。」

  「我我怎麽知道力道。」

  几分锺后。

  「还没好麽?我手酸了。」

  「现在可以加快速度,累的话就换只手。」秦泽说:「青春修炼手册:左手
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右慢动作重播。每个人都会唱,但大多数人都不懂这句
话的内涵。现在我教你。」

  大概十分锺。

  秦泽感觉越来越强烈,这时,他听到轻盈的脚步声从客厅那边过来,朝房间
这裏走去。

  妈来了!

  这个念头闪过的同时,小蝌蚪们像是一大群脱缰的野狗,在被窝裏喷薄。

  喷在被子上,喷在姐姐的小腹上,以及她的手上。

  秦泽来不及享受余韵,一个翻转下床,拉,上裤子,顺手盖好被子。

  恰好此时,门开了,秦妈站在门口,看见把通红的脸蛋藏进被子的女儿,以
及站在床边的儿子。

  「有这麽起不来的麽?阿泽。」

  秦宝宝头藏在被子裏,声音透过被褥传来:「起来了起来了,我要穿衣服,
妈你和阿泽先出去。」

  秦泽配合着把妈妈推出门。

  听见关门声后,秦宝宝一脚蹬掉被子,先把睡裙拉下来,挡住修长曼妙的身
段,接着从床上一个虎跳下来,抽出床头的纸巾,擦手、擦小腹。

  床单和被单也得洗了。

  「秦泽王八蛋。」秦宝宝大喊。

  「又怎麽了。」秦妈推开门。

  「没,没事」秦宝宝慌乱的握紧手裏的纸巾,扑倒床上挡住湿迹,扬起小脸,
强笑道:「我就是气嘛,不让人家睡觉的。

  「哦,」秦妈说:「赶紧换衣服,吃早饭。

  「嗯嗯。」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